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大圆满龙钦宁提BBS佛教论坛社区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大圆满龙钦心髓母寺多智钦寺重建介绍 大圆满法主多智钦官方网站多智钦发起莲师圣教兴盛祈愿大共修
多智钦寺2016年度大荟供开始随喜 多智钦利众部落流通处 祈请两位多智钦长久住世放生大共修
查看: 47|回复: 0

非是人间不值得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11-8 15:16:5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龙心福德资粮仓 于 2019-11-8 15:29 编辑

01

秋天深了,
王在写诗。

想起海子这句诗的时候,我正跟随着下班晚高峰人群的洪流,挤进回家的地铁。

这个城市,就像一个被业力驱动的精密机器。早上,人们从四面八方准时涌进市区;傍晚,又从市区的一栋栋写字楼、商场里涌出,分散奔向四面八方。

在轮回的苦海里,在业力的洪流前,一个人能改变多少事情呢?

我以前住的地方,地铁口有一个流浪的小男孩,不知道具体年龄,也不知道姓甚名谁,只知道是个被遗弃的孩子。

一开始他的衣服还算整洁,后来渐渐脏了,破了,好心的路人又给他罩上一件旧衣服。

他有智力缺陷,大夏天不知道找阴凉地方。摄氏38度高温的天气,他呆呆坐在烈日下,晒得皮肤裂开,汗流浃背。

我对他最后的印象,是他光着屁股坐在一地打翻的剩饭里,咧着嘴傻笑。

不知道他现在还在不在那里,也不知道我能为他做点什么,后来我搬走了,再没见过他。

地铁口的人来来往往,有时候,有些人,有一天会悄然消失,从此不见,你甚至都不会察觉。


02

比如在那个地铁口,还曾经有过一个卖唱的姑娘。

她左半边脸长了一个木瓜一样大的肿瘤,把她的五官全都挤到脸的右半边去了,她的嘴巴就只能歪着,无法闭上。

但就是这样,她也没有坐在路边乞讨,而是选择坚持卖唱,尽管吐字不清,歌声也乏善可陈。

这也许是她努力保留的最后一点尊严吧。

我敬佩这个姑娘,但我更担心,以她这个肿瘤的长势,会不会有一天,她突然不再出现。

我暗暗担心着,但是也同样不知道能做什么。

时间悄悄流逝,有一天从那个地铁站路过时,我猛地想起,有段时间没见过这个姑娘了。

我最担心的事情,可能在我不知不觉中,已经发生了。

茕茕众生皆苦难,轮回太苦了。

光是人类,就有生、老、病、死、怨憎会、爱别离、求不得、不欲临八支分苦。

众生的挣扎是那样的不遗余力,但苦受却没有因此而放过他们。

我虽是修行人,但我并不能给那个被遗弃的孩子一个家,也不能让那个姑娘脸上的肿瘤消失。

我能做些什么呢?

地铁到站了,我收起思绪,奋力挤出人群,下了车,顺便拿出手机,低头一边刷着新闻,一边随着人潮往外走。

“请从这边出闸,谢谢配合。”

听到地铁工作人员的声音,我茫然抬起头,才发现前面的路被工作人员拦住了。

而工作人员身后的地上,躺着一个男人,手脚摊开,皮肤发青,一动不动,他身边放着一个打开的急救箱,药品还没收起来,几个工作人员在维持着现场秩序。

一个家属模样的人高声质问着:“为什么不送医院呢?”

另一个地铁工作人员反复解释道:“没有送医的条件,来不及,我们也实施了急救了。”

进出站的乘客有的惊讶,有的恐惧,但谁都没说话,有的人拿出手机想拍照,但被制止了。

人群默默地按照指示,绕开地上的男人,各自离去。

我又看了一眼地上的人,是个大约三四十岁的中年人,个子不高,略显壮实,种种迹象表明,他已经死了,而且应该是猝死。

我默默念起了观音心咒,出了地铁闸机,身后传来的仍然是死者家属和地铁工作人员的争执声音。

他是谁呢?会不会是一个孩子的父亲?会不会是一个家庭的支柱?有没有人在等他回家呢?他还有多少未完成的人生计划?

心里有太多的问题,我没有答案。走出地铁站,上到地面,却又是另一个世界。

03


侧畔千人生际万人死,
此地欢笑彼处起嚎啕。*

人类的悲欢好像并不相通。

地面上华灯初上,车水马龙。火锅店门口,食客开始排队;奶茶店门口,一对小情侣相视而笑。

回家的回家,做生意的做生意,人们该干嘛干嘛,万家灯火,人间喜乐,完全没有人知道,就在自己脚下的地铁站里,有一位众生,刚刚经历完可怕的四大分离。

“人在奄奄一息的时刻,恶趣的使者已经来到面前,所有景象都十分恐怖,一切感受都唯生痛苦,身体的四大内收,呼吸窘迫,上气不接下气,肢体颤抖,意识迷乱,白眼上翻、直直不动,这时候,说明已经离开了人间。随着阎罗使者的到来,中阴的境界全然呈现,那时,才真是无依无怙,孤苦伶仃,就这样赤身裸体、赤手空拳地离开了人世。”

这是《大圆满前行引导文》里面对于“死苦”的描述。

逝者经历着这样的痛苦,而世界却依然秩序井然,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。

释迦牟尼佛出家前,是迦毗罗卫国的悉达多太子,他的父亲净饭王为了防止他出家,为他营造了一个充满美好事物的生活环境,极力避免让他看到生老病死的人生之苦。

然而,苦的真相,总有一天会显露出来。

后来,悉达多太子走出宫门,还是一一目睹了众生所经受的生、老、病、死。他发现自己无力保护子民、父母以及最挚爱的妻子耶输陀罗、儿子罗睺罗免于必然的死亡,心里感到极度的沮丧。

众生的苦,唤醒了悉达多太子无上的使命感。也许,那时的悉达多太子,也像我一样,问了这个问题:我能做些什么呢?

悉达多太子很快找到了自己的答案。在一个万籁俱寂的夜晚,他最后再看了熟睡的妻儿一眼,便毅然转身,离开王宫,独自踏上了走向证悟的修行之路。


04


大恩上师龙洋仁波切说:“我们修行的宗旨是什么?就是利益他人,要有利他菩提心。”

“所有的这些众生都曾经当过我们的父母,跟现在的父母一样对待过我们。现在他们没有能力救度自己,也没有能力帮自己,但是我们有能力超度他们,为什么呢?我们有佛法!”

众生多苦难,人间不值得。

无论是地铁口无家可归的孩子,还是高端写字楼里衣着光鲜的金领,人生的苦都是无可逃避的。尤其是,总有一天,人都是会死的。

我们不能收养所有流浪的孩子,不能治愈所有绝望的病人,更无法令逝者起死回生。

但当他们面对无常的死魔时,也许,借由佛法的力量,我们为他们念过的某一句经咒,会为他们带来至关重要的光明。

随业受报,充满苦难的娑婆人间不值得,但修行人,应该让众生的人间,变得更值得。

在这个世界上秋天深了,
该得到的尚未得到,
该丧失的早已丧失。

念完观音心咒,我又想起了海子的诗的后半段。

当苦难如影随形,当彼岸尚未到达,此时此刻,在这个无定的世间,我们修行人,应是众生最安定的依靠。

发起利他的心,每一天,为众生多考虑一点,多精进一分。

坚持下去,总有一天,我们此刻的无奈和不忍,都会在心中化成照亮众生的光明。

就像曾经的悉达多太子一样。

就像上师一样。



(谨以此文,回向一切经受苦难的众生。)

*注:出自龙洋仁波切作品《驿路感言》


责 编 | 甜 茶
美 编 | 莲   宝
图 片 | 网   络


— 往期栏目链接 —
点击即可查看



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

x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多智钦寺大密悉地光耀洲 ( 蜀ICP备12015965号 )

GMT+8, 2019-11-21 08:26 , Processed in 0.021911 second(s), 14 queries , Apc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|Style by Coxxs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